有关于德川家茂的事件有哪些 德川家茂最后是怎么死的

  人物事件

  和宫下嫁

  和宫是仁孝天皇的皇女,弘化三年(1846)闰五月十日在外祖父桥本实久府邸出生。比家茂早生十四天。父皇在同年一月二十六日驾崩,因此一出生就没有父亲,也就无从感受父爱。这点与家茂的遭遇完全相同。母亲为典侍桥本经子,落发之后称观行院觉影。桥本家是闲院流藤原氏公季的后裔,属于羽林家格的中流贵族。和宫诞生之后一直在桥本家成长,嘉永四年七月十二日,根据孝明天皇的旨意,和宫与有栖川宫炽仁亲王订立了婚约。当时她只有六岁。如果是平时的话,等她长大之后,就可以过着幸福的生活。但在这个时代,这是不可能的,事情朝着意想不到的方向发展下去。 安政五年的时候,作为下嫁候补人选的皇女,有敏宫、和宫(皆为孝明天皇的异母姐妹)和天皇的皇女富贵宫,但是敏宫已经年届三十,富贵宫才只有六个月(安政六年八月二日死去),这两个人根本不在考虑范围之内,能下嫁的只有和宫一人。但因为和宫已经有婚约在先,不是说下嫁就可以轻松实现的。因此井伊直弼通过关白九条尚忠进行交涉,一方面,左大臣近卫忠熙在十月一日左右,邀请京都所司代的酒井忠义,以及三条实万进行会谈在交涉与讨论之后,万延元年,幕府决定奏请和宫下嫁。三月三日井伊直弼被杀后,接替他的是老中久世广周与安藤信正,特别是以信正为中心继续负责此事??墒?,和宫非常讨厌这桩婚事,明确表明了反对态度。天皇、幕府、堂上公家也各自打着自己的算盘,交涉就陷入了难局?;槭乱煌显偻?,甚至有段时间准备让婴儿的富贵宫来代替和宫下嫁。经过漫长的迂回曲折,最终在万延元年八月十五,和宫允诺下嫁十月九日家茂送上贡品,派所司代酒井忠义、高家横濑贞固,奏请和宫下嫁,十二月二十一日,两人参内谢恩,二十五日在桂宫邸参拜,给和宫献上结纳用品,进行了纳采的仪式。

image.png

  和宫在文久元年(1861)四月十九日,接受亲王宣下的诏书,被赐予“亲子”之名。十月三日举行首途仪式,二十日从京都出发。途经中山道,十一月十五日到达江户,暂居清水邸。十二月十一日移居江户城本丸大奥。在这段时间内,也发生了种种事件,事态变得越来越严峻转过头来,把结婚之前的家茂的动静来略述一下。家茂在文久元年一月二十三日,纳采仪式之后,召集在府的诸大名以及有司人员,举行宴会庆贺,二十八日,为庆祝和宫下嫁,准备金一万伍千两送给摄家以下的各公家。二月十八日,将生母实成院从和歌山迎入江户城。三月到四月,致信美国、英国、法国、荷兰、俄国的元首,详细介绍了日本的国情,要求对江户、大阪的开市以及新泻、兵库的开港进行延期。八月十日,为感谢和宫东下,向朝廷献上黄金2000两。为表彰在此事件中立下大功的所司代酒井忠义,特别奖励佩刀一口。十一月,接见登城的哈里斯,十六日命老中本多忠民迎接随和宫到江户的敕使广桥光成等人。下旬,将敕使迎入城内,接见扈从的公卿等人,举行能乐宴招待众人。十二月二日,为了伊豆诸岛的防卫问题和小笠原岛的开发,派外国奉行水野忠德和目付服部常纯进行处理,九日在滨御殿设宴款待公卿。 >十二月十三日,敕使回京之际,家茂赠送金子以慰劳其东下之苦,此时,家茂亲笔书写绝无不臣之心的誓书交给千种有文,委托其转送给天皇。将军亲自写誓书给天皇,这是史无前例的事情。十五日,赐予老中久世广周等人刀、鞍、镫等物,以慰劳其在和宫下嫁过程中做的贡献。 以上就是家茂在婚礼举行之前忙碌的日子,文久二年二月十一日与和宫举行婚礼。当时家茂十七岁。就这样家茂进入了新婚生活,而幕府的公武合体也迈出了具体的第一步??墒窃诨槔裰胺⑸摹坝L锩胖洹?,以及在京都的尊攘志士活动频繁,都预示着家茂与和宫的未来之路不会平坦。>为和宫下嫁努力,并最终促使其实现的人,幕府方面是安藤信正,京都方面则是岩仓具视。信正一向以铁腕著称,加之有流言说幕府希望自己选的人做天皇,而阴谋让孝明天皇退位,这严重激怒了水户藩的浪士。他们在坂下门外伏击安藤,使之受伤?!×硪环矫?,在京都的岩仓具视进言说“既然实现了幕府的夙愿,让和宫下嫁,那么幕府也应该今后遇到外交、内政的大事,先向朝廷汇报,之后才能处理。应该让幕府确定破除条约和实施攘夷政策的具体时限?!毖也炙淙辉诤凸录奘录蟹⒒恿撕艽笞饔?,但受到尊攘志士的反对而遭到处罚,被迫在京都郊外的岩仓村隐居。

  成婚之后

  文久二年(1862)二月十八日、二十一日、二十三日举行了能乐宴会,还给江户市内的老年人发放赈济米。

image.png

  四月十九日,送给廷臣礼金一万伍千两,幕府沉浸在一片祝贺的气氛中。家茂三月二十八日会见就要回国的离任公使哈里斯,

  四月十九日,又接见了新任公使普留因,

  五月七日召见德川庆喜、德川庆恕、松平庆永等人,命令庆永参与幕政。

  文久二年九月七日,幕府向诸大名布告,

  于翌年即文久三年二月上洛入朝之事。于是,经过上述的诸多事情之后,家茂决定上洛。在尊王攘夷盛行的京都,朝廷也根据新的形势进行了诸多调整。

  文久二年十二月九日,设置国事御用一职,家茂命松平庆永、一桥庆喜先行上洛。

  二十七日决定通过海路上洛,

  翌年一月十五日决定二月二十六日为上洛日期,后更改为二月二十一日??墒?,由于当时发生的生麦事件造成的赔款问题十分复杂,与英国的关系也变得险恶,几经更改最终决定从陆路东海道上洛,

  二月十三日,老中水野忠精、同板仓胜静以下三千人随同出发。

  三月四日抵达京都,进入二条城,五日幕府奉朝命,将家茂滞留京都的期限定为十天。

  七日,家茂在庆喜、德川庆笃、老中等人的陪同下参内,献上太刀和宝马。天皇在小御所接见家茂,并赐予美酒。这天,家茂承上大政委任的请书,天皇通过关白鹰司辅熙下诏。 大意为大政委任一如既往,不过国事有时可交给诸藩自行处理。此举等于朝廷可以越过幕府,直接向诸藩发号施令,而对家茂来说,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。

  九日,为庆祝家茂上洛而向洛中市民发放金六万三千两,

  十一日天皇为祈祷攘夷成功,行幸下贺茂、上贺茂两神社,关白鹰司辅熙、右大臣二条齐敬、内大臣德大寺公纯以下的公卿,以及将军家茂、后见职庆喜为首的老中,若年寄以下的有司、诸大名也一同参拜。

  十日,但前尾张藩主德川庆算希望可以延期,于是要求家茂滞京延长的宣旨传达给庆喜。家茂被迫延期回府,之后虽多次请求东下,但每次都被敕命挽留,

  入京三个月之后,才终于得到敕许回到江户。

image.png

  在这期间,四月十一日的石清水行幸,家茂以感冒为由,没有参加。作为其代理人参加的庆喜,一听说要接受攘夷的节刀,于是以腹痛为由逃走。既便如此,攘夷的期限还是定于五月十日。

  在京滞留了四个月之久,终于回到江户的家茂,根本没有时间休息。

  八月十日,召集老中以下有司在江户城黑书院,商讨锁港谈判事项。

  在京都于八月十八日发生政变,公武合体派取代之前的攘夷派获得了朝廷的主导权。

  于是八月二十六日,以京都守护职松平容保、所司代稻叶正邦为首的在京诸大名,被召集到小御所。席间,右大臣二条齐敬传达了孝明天皇的亲笔书信。大意为“之前的宣旨并非朕之本意,如今之事才是朕所期望。望诸藩同心协助幕府,国自当无事?!? 这样,恢复势力的公武合体派诸大名相继入京。

  在十二月晦日,下令庆喜、松平容保、松平庆永、山内容堂、伊达宗城参与朝议,

  翌年元治元年一月十三日,命岛津久光也加入其中。在此之后,开始出现敦促将军家茂上洛的运动。岛津久光被家臣说服,

  十月十一日,旨意通过松平容保传达过来。不过,家茂以横滨锁港问题正在谈判中为由,拒绝上京。庆永、容保等人拜托家茂信赖的胜海舟充当说客,说服家茂上洛。

  十月二十九日,敦促再次上洛的朝命下达,胜也于十一月四日入江户城传达庆永、容保之意。五日,幕府宣布了家茂海路上洛的决定。

  十一月十五日江户城发生火灾,本丸与二之丸燃烧殆尽,家茂与和宫只能去吹上苑避难,后来又转移到清水邸、田安邸。因此,老中联名上书京都守护职松平容保,要求推迟将军上洛日期。

  二十六日,京都町奉行永井尚志回到江户,报告了朝廷的意见,决定十二月下旬出发。

  进入十二月之后,命令各所严格戒备。

  家茂于十二月二十七日至品川,

  二十八日搭乘翔鹤丸出航。

  元年元年(1864)一月八日到达大坂,马上进入大坂城。

  十四日到伏见,翌日入京到达二条城。这次家茂上洛,为巩固公武合体体制而来,庆喜带领老中谒见家茂,诉说公武一和的好处,天皇也派敕使祝贺家茂平安抵京,赐其板舆。

  二十一日家茂在庆喜、诸大名、高家四十余人的陪同下参内,感谢右大臣任官的朝恩,

  二十七日,又应召参内,在小御所天皇降下御书,因修补山陵之功,赐家茂由正二位叙从一位。不过,家茂固辞,因此在二十九日又降下陛叙的宣旨。

image.png

  三月七日,家茂参内,献上黄金百枚、白银两千枚、太刀、鞍马以谢叙位之恩赐。如此,家茂上洛的目的达成,对家茂来说,这次与上次上洛相比,京都的局势发生了很大变化,每天的生活也不那么辛苦。滞留京都期间,到泉涌寺参拜御陵,寄进三百石作为寺领,还参拜了南禅寺金地院、知恩院、东本愿寺等,观看京都所司代与町奉行下属的与力、同心的武技表演,又在闲余时间听讲书,在御所参内的时候观看紫宸殿的舞乐表演,每天过着闲适的生活。

  在元治元年四月十八日,会见了从长崎归京的胜海舟,听取了与外国人接触的过程和长州藩的局势,估计这些可以成为政治参考吧在京四个月之后,

  五月二日为归府而参内告辞,七日出二条城从伏见乘船到大坂城。大坂滞留期间,家茂搭乘军舰家茂归府之后,

  七月一日江户城西丸竣工,家茂与和宫移住回去,而京都此时又起变动。文久三年末成立的参与会议,因为幕府与诸大名的想法存在差异,步调紊乱,元治元年三月就早早的解散了。而且藤田小四郎在筑波山举兵,

  六月五日发生池田屋之变,

  紧接着七月十九日发生禁门之变,局势朝着长州征伐的方向发展下去。

  七月二十三日,长州藩征讨的朝命传达给禁里守卫总督一桥庆喜,幕府命令西国二十一藩出兵。

  八月二日家茂令诸大名、有司登城,传达征讨长州的宣旨,开始做出兵准备。不过,当时加上征讨长州,还有横滨锁港、筑波山举兵,常陆、下野方面的暴动等问题堆积如山,家茂出征并非易事。在以松平容保为首的诸藩主、藩士的进言督促中,家茂于十月四日将军事委任的朱印状交给征长总督德川庆胜。

  同月二十五日,庆胜麾下的先锋部队出发,

  紧接着十一月一日,庆胜也从大阪出发踏上征途。而对于长州来说,刚刚被英美法荷四国联军炮轰了下关,损失惨重。另外,以奇兵队等诸队为中心的强硬派,和以选锋队为中心的门阀派的对立,结果以门阀派中的恭顺派掌握藩权力,而向幕府屈服??墒浅ぶ莘丫招?。以高杉晋作为中心的尊攘派,将庄屋、豪农商组织起来,编成诸队,打倒了被称为俗论党的恭顺派,取得了藩的主导权。然后,这股力量又转向倒幕。另一方面,幕府申请法国的援助,开始准备第二次征讨从尊攘转向倒幕的长州藩。

  庆应元年四月,幕府任命前尾张藩主德川茂德为征长先锋总督,

  五月十二日,进行对纪伊藩主德川茂承的交替任命,另外任命彦根藩等诸藩从军。

  家茂于五月十六日从江户出发,走陆路沿东海道西上,模仿家康当年的关原出阵,立起金扇和银的三日月马标,带领幕兵以及诸大名和藩士,威风凛凛的进兵。

  闰五月二十二日入京进驻施乐院。很快就有敕使来慰问,家茂亲自到玄关迎接。然后下午五点参内,在小御所拜见天皇,禀明了进军的缘由。

  再征的根据十分薄弱,总之闰五月二十五日进入大阪城。在大阪城内虚度了很多日子,直到得到长州再征的敕许之后,

  才于九月十五日从大阪城出发,进入京都二条城,二十一日参内。幕府的借口是,召长州的毛利广笃、吉川监物来大阪城询问,可是俱不前来。如果两人有病在身,可令毛利一族和家老代替前来,仍然未至,可见其早有谋反之心,更不可宽恕,只得早日征讨为上。 朝议的结果,虽然决定再次征讨长州,不过引发了各方面的反对。此次理由薄弱,不足以发兵再征,另外巨大的军费开支使得财政难上加难。另一方面,外国也施加压力,要求家茂接受“英、美、法、荷四国条约的敕许,兵库的早期开港,降低税率”这三个条件。幕府的意见无法统一,家茂决意要辞去将军之职,

  到庆应元年十月五日,除了兵库开港之外,其他的条件得到了敕许。

image.png

  在这时候,庆应二年(1866)一月二十一日,通过坂本龙马的斡旋,萨长同盟成立。

  二十二日家茂命毛利敬亲父子蛰居,削减十万石给其他血统的人继承,这样的长州处分案得到了敕许的同意。

  在这样的推移过程中,六月七日幕府的军舰炮轰周防国大岛郡,拉开了第二次征长战的序幕,前面所说的情况为之一变。萨摩藩已经不再是幕府的同盟,诸藩尚未出兵,幕军的败北已经不言自明。 陷入苦境的家茂,同时被咽喉、肠胃、脚气等疾病困扰。

  到七月二十日终于难堪重负,在大阪城内停止了呼吸。

  争斗

  嘉永六年六月,在一名叫野村休成的数寄屋坊主组头(数寄屋坊主:管理江戸幕府的茶礼、茶器的小吏。归数寄屋头所管)的上书中可以看到,“应该让庆福成为将军的养子,把他接入江户城西丸居住,并且配备优秀的老师进行教育,以便使其成为合格的将军”这样的内容,看来幕府内部早有拥立庆福的行动了。在这样的背景下,直弼的拥立活动愈演愈烈。就如前面所说,嘉永五年到六年的阶段,水野土佐守忠央掌握着纪伊藩的实权,长野主膳在直弼手下活跃,因爱好国学而走到一起的两人,互相提携,为拥立庆福而奔走也属于必然的吧。 另一方面,前水户藩主德川齐昭的第七子,弘化四年(1874)九月十一岁的时候继承了一桥家的庆喜,是被十二代将军家庆看好的人物。齐昭、阿部正弘、松平庆永、岛津齐彬等人也为了拥立庆喜成为下任将军而走到一起。为此,齐彬将养女敬子嫁给了家定,计划着局面朝着自己有利的方向发展。但是,江户城内的大奥因为庆喜是齐昭之子,如果齐昭的发言力增强,将会强制在大奥实行节俭政策,而这是她们所不希望看到的,因此也大力反对庆喜的将军就任。而且,家定对于庆喜抱有一种劣等感,家定生母的本寿院和乳母也对齐昭十分反感,因此局势对一桥派不能算有利。在这样的气氛中,一桥派以时局动荡,需要具有优秀判断力的将军,来组织幕政改革为理由,集结了德川庆胜,山内容堂,伊达宗城,锅岛直正等人,也就是所谓的德川一门和外样大名有力者的集合,想借此夺取主导权。 对此,纪州派在水野忠央和直弼的心腹长野主膳的连携之下,通过主膳开始寻求与京都朝廷的合作。主膳受命于直弼,与关白九条尚忠的家臣岛田左近接近,最终成功说服尚忠支持直弼,也就是使关白成为幕府、纪州派的同盟者。另一方面,直弼将幕阁中处于中间派的谱代大名集合在一起,让他们成为拥护庆福的力量。在以上双方斗争的过程中,通商条约的敕许问题也摆上桌面,京都朝廷的动向变化令人目不暇接,结果为了得到条约敕许而上京的堀田正睦,安政五年三月二十日接到条约不许可的答复,二十二日朝廷下达了在此紧要关头应速决定将军养子人选,以辅助将军工作的敕命。朝廷本意是选择具有英明,人望,年长等条件的人担任后嗣的将军,可是因为长野主膳的计谋,由九条尚忠独断的处理了此事。就这样,将军继承人问题向着直弼方有利的方向发展。安政五年庆福十三岁,一桥庆喜已经二十二岁。而且是内忧外患的时候,自然大家都希望一个具有人望的英明将军出现。庆喜的将军就任才是符合这一期望的,可是因为直弼与齐昭对立,所以以重视和将军的血缘关系为由,将庆福推上了将军继承人的位子。井伊直弼在安政五年四月二十三日就任大老,手握大权。利用这样的权力,强力推进庆福将军就任的发展。五月一日将军家定召集大老直弼与阁老们,宣布了庆福担任继承人的决定,这可以看作已经内定。不过,直弼考虑到一桥派的反对,暂时不公开发表结果,而是先将一桥派以及其党羽追放。然后,为了得到将军继承人的敕许,在京的长野主膳不遗余力的进行活动。终于在六月二日向朝廷奏上,请求敕许,预定六月十八日将庆福成为将军世子的消息公开发表。但是,因为与哈里斯之间的外交问题,十八日的公开发表不得不延后,直到六月二十五日才正式发表。这一天,幕府命令御三家以及诸大名登城,庆福参谒家定,正式成为将军世子。幕府同时将此事上奏朝廷,庆福之后的纪伊藩主由西条藩主松平赖学之子赖久(茂承)担任。 年纪幼小的庆福,无法以自己的意志行动,只能被卷入幕府政争的旋涡>安政五年七月二日,在府的诸大名以及幕臣登城祝贺庆福的将军袭封决定,但是成为将军的庆福前途多舛。七月六日家定去世后,庆福继承德川家,十二日,在江户城接见俄国使者,这涉及到与俄国的通商条约问题,七月与荷兰,英国也陆续签定了通商条约。二十一日庆福改名家茂,用家定的名义授予乡义弘佩刀以及金币三百枚。同时给予负责养育将军的久世大和守等人赏赐和礼服。

  樱田门

  八月八日,趁家定发丧之际,幕府下令禁止音曲娱乐,根据家定遗嘱,令田安家当主德川庆赖担任家茂的后见人。十月一日,诸大名登城祝贺家茂将军袭职,并向其提出誓书。十三日,任命柳生对马守俊顺担任将军的剑术指导,二十四日,家茂叙正二位权大纳言,翌日就任征夷大将军、内大臣,成为名副其实的第十四代将军。家茂为了对大将军宣下表示感激,命姬路藩主酒井忠显与高家的宫原义直上京谢恩,十二月一日担任武家传奏的广桥光成、万里小路正房作为敕使进入江户城,带来了叙任的位记以及宣旨。家茂在城内设宴款待来使。>家茂万延元年(1860)二月二十七日,削去前发,正式元服加冠。之后没多久三月三日就发生了著名的“樱田门之变”。安政大狱所处罚的,多是水户藩以及齐昭的问题,因此对于水户藩士来说,已经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。井伊大老成为众矢之的,终于被人暗杀。幕府命令彦根藩,要严守直弼的死讯。他并非死在城内,而是在众所周知的场所死于非命,幕府担心这件事情传到城内,会有不好的影响。四日,家茂派人送朝鲜人参到彦根藩邸,看望直弼。更在七日的时候,派若年寄酒井忠毗、侧众药师寺元真为使者,前去探望,还送了鲷鱼和砂糖来抚慰彦根藩士。又在闰三月二十一日派使者送慰问品,二十五日派医师章庵法眼去为直弼看病??蠢醇颐遣恢乐卞鲆阉赖氖虑?,以为他只是受伤罢了。作为使者去的人,大概也不敢回来说明情况。终于,彦根藩在闰三月三十日为直弼发丧,总算才将死讯公开。对家茂来说,直弼是拥立他成为将军的人,因此也会特别感到痛心吧。对登城的尾张、纪伊等藩主,也特别提醒以樱田门之变为戒,注意周围的警备。 井伊大老死后,幕阁的形势也发生了变化,专制权力中隐藏着阴影。面对主张开国政策的幕府,尊王攘夷的呼声越来越高,这使得幕府大为头疼。为了打开局面,于是想到了公武合体的方式。在直弼之后接任大老的安藤信正将之付诸实施,积极的策划着皇妹和宫下嫁的方案。对家茂来说,也终于要面临结婚这一人生大事。 要求皇女下降给家茂做夫人,从而促进公武合体的运动从很早就开始了。将军继承人问题的时候,为了封住一桥派的行动,幕府起用井伊直弼作为大老,直弼在安政五年七月对德川齐昭、松平庆永等一桥派进行处罚,以后发展成为安政大狱。一桥派也不甘示弱的在朝廷进行活动,终于在八月上旬,成功的取得了朝廷发给幕府和水户藩的密诏。密诏命令进行幕阁改造,以图内治外安,可公武一体,共同克服困难,也就是暗示拥立庆喜。另外,三条实万还写了意见书,要求令庆喜为将军,齐昭为副将军,共同主持局面,以待家茂成年,且应令井伊直弼上京,责问其专制暴行。在这时候,受直弼之命在京都活动的长野主膳,给在府的侧近宇津木六之丞不断写信,汇报情况。九月二十五日的信中,提到了关于皇女下嫁的问题。以此为开端,六之丞传达了主人直弼的意思,委托主膳从中周旋。以后幕府为了掌握公武合体主导权,而不断进行着对堂上公家的说服工作。本来家茂在纪伊藩主时代,与伏见宫贞教亲王之妹伦宫(则子女王)有过婚约。只是还没决定,家茂就成为将军,因为要迎娶皇女,之前的婚约也就不了了之?;逝录拊硕?,与结婚双方的家茂和皇女本身的意志无关,朝廷方面是为了攘夷,幕府方面是为了得到条约敕许,双方都是为了自己的目的,而促成的政治婚姻罢了。

image.png

  去世

  临死之前,德川家茂静静地躺在褥子上,两眼平视着天花板,微微叹了一口气,“我,到底干成了什么啊?” 享年二十一岁。幕府密不发丧,根据其遗嘱,二十八日以家茂的名义令一桥庆喜担任继承人,向朝廷请求让庆喜作为家茂的代理出征长州。八月二十日,正式发丧,同时公布庆喜继承德川宗家。家茂的遗体于九月六日运抵江户,二十三日进行葬礼,埋葬于芝的增上寺。院号昭德院殿。

  德川家茂作为将军的才华和能力已无人能知,但是,作为一个人,他是非常合格的。

  在家茂刚成为将军的时候,因为年幼,所以依旧需要学习各种文化课程,其中包括了书法,他的书法老师是当时日本有名的书法家户川安清,老人当时已有70多岁,有一次教学过程中,家茂突然用手拍打着洗笔水缸 中的水使其飞渐出来洒了满地,然后笑着对户川安清说:“先生,接下来明天在学吧?!低昃吨弊吡顺鋈?。

  当时在侧的幕僚纷纷觉得不可思议,因为这跟平时的家茂判若两人,再看户川安清,老先生居然独自在课桌边默默流泪,大家连忙上去递纸巾安慰,说将军毕竟还小,可能一时间玩兴上来了,您老人家千万别伤心。

  然而户川安清只是摇了摇头,什么话也没说。

image.png

  他心中明白,家茂之所以这么做,其实是因为上了年纪的自己一时间尿失禁,小便滴在了地上的缘故,看出了这点的家茂才会把水到处洒,以便为自己的老师掩饰。

  虽说是因为老年人的生理毛病,但毕竟在将军面前,是属于非常失礼的行为,即使受到处?;蚩埠苷?。然而家茂在临走前说了句:“接下来的明天在学吧”,也就是等于告诉户川安清,我不在意,请继续做我的老师吧。

  一个能体贴他人且拥有善良之心的人,是很了不起的,同时也是成为一个伟大君主的首要条件。

  对于德川家茂,胜海舟给与了相当高的评价:“因为过于年轻而被这个时代所玩弄。如果活得久一点,或许会成为一个名留青史的英迈君主也说不定?!?/p>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推荐中…

24小时热文

换一换

最新更新

  • 人物
  • 解密
  • 战史
  • 野史
  • 文史
  • 文化

最新排行

  • 点击排行
  • 图库排行
  • 专题排行

精彩推荐

图说世界

换一换